左手產業,右手金融,國內的金控平台是怎麽玩的?
發布: 2018-02-12      作者:  國資報告
   

區域金控的崛起背景

近年來,金控這一概念從發跡到興盛大有“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之勢,從大型央企、金融機構、地方政府到民營企業、互聯網企業,各類主體紛紛傾力打造金控平台,這一概念的誕生是經濟環境、社會需求、金融行業等宏觀、微觀多層次原因共同作用的結果。

 

 

 

 

01 從需求端來看

 

一方麵,社會金融需求多元化,催生了金融服務一體化的需求。

 

從企業的角度,不管是新興產業發展還是傳統產業轉型升級都離不開資金的支持,而受製於資產質量、抵質押要求、盈利能力,大量的資金需求無法從傳統間接融資得到滿足,金控平台能夠整合多層次金融資源為其提供給有效支持。

 

從個人的角度,隨著高淨值客戶群體規模的擴大及由此催生出的資產管理需求日益旺盛,金控平台能夠通過打通投融資渠道為其提供高成長性的投資標的、通過多元化產品組合提高產品附加值,滿足居民財富投資者在“資產荒”時代的理財需求。

 

02 從供給端來看

 

站在地方政府的角度,伴隨經濟體製和財政管理體製改革,我國政府投融資體製經曆了政府和企業投融資分離、中央和地方政府投融資劃分、財政投融資向平台投融資變遷的演化,所以地方政府在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催生出金融資源整合的需求,通過整合地方金融資源,形成合力支持地方產業發展,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的效率。

 

站在大型集團的角度,集團在規模擴張和多元化轉型的過程中,既需要金融提供資金支持,也需要實體和金融形成協同效應,助力集團整體競爭力的提升和品牌的打造。

 

 

 

金控平台的打造邏輯

 

金控平台打造的核心邏輯是通過資源整合打造內部協同的生態體係,實現產融結合和融融結合,關鍵在於能夠構建完整的“客戶-平台-資產”的金融閉環生態。

 

 

 

客戶:建立完整的金融產業鏈,提供多層次融資服務,提高客戶對集團的依賴度。

 

資產:掌握優質資產,擁有持續獲取優質資產的能力和業務開發能力。

 

平台:打造綜合金融交易平台,實現資金流在閉環生態中循環流轉。

 

具體來看,從客戶方來說,優秀的金控平台擁有完整的金融產業鏈,提供多元化的金融產品和融資服務,通過提供股權融資、債券融資以及其他金融服務,對接客戶多元化的金融需求,增加客戶對金控的依附程度;從資產方來說,依托良好的政商關係,金控擁有較強的優質資產獲取能力和業務議價能力,據此金控可以通過開展資產端業務,分享優質資產帶來的持續高收益;同時,金控擁有熟悉核心業務的專業團隊,能夠進一步放大資產端優勢;從平台方來說,金控平台通過布局銀行、證券、信托和保險業務,控製專業的金融機構和人才儲備,部分金控還擁有金融資產交易中心和股權交易所,金控平台利用平台深度對接客戶端和資產段,構建完整的金融閉環生態,實現資金流、資產流和信息流的內部流轉。

 

不同金控平台的發展路徑;

 

縱觀國內金控平台的成長過程好比“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有先天基因優良並在發展過程中把遺傳基因發揚光大的,有成長過程中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並努力將資源優勢最大化的,有出生前就被寄予厚望一路肩負使命努力開拓的,不管是先天條件、資源稟賦,還是發展模式、業態分布,都展現出千差萬別,而從業態分布和資產結構兩條線,向上溯源能探究其之所以為之,向下追索能展現出其如何為之。

 

基於此,以金融資產占比為橫軸、以主業集中度為縱軸,將金控平台的發展模式劃分為四種類型,從右上角逆時針依次為金融主導型、產業帶動型、產融結合型、生態集聚型。如下圖所示:;

 

 

 

01 金融主導型

 

該種類型以某一金融業務作為切入點,針對客戶需求進行產業鏈上下遊延伸,通過時間上的跨期交易解決客戶不同時期的金融需求,通過延伸業務不同切麵擴大資產規模,提高客戶粘性,提升品牌效應。

 

該項業務或是集團日後的主業,或是成為其他業務的客戶入口和資源入口,或是成為實現跨越轉型的重要撬動點。通常有兩種類型:

 

一種側重資金端,通常傾向於在原有業務的基礎上發起設立小貸公司、融資租賃公司、典當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參股村鎮銀行、城市商業銀行、信托公司、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致力於為本土企業打通金融資本的渠道。

 

一種側重資產端,通常統籌實施政府類資金的管理業務並以此撬動市場化資金,以其管理的少量政府資金為基礎,引入海量金融資本/社會資本,進行產業投資,促進區域內經濟的發展。

 

典型案例|廣州基金

 

廣州基金在成立伊始就承擔起引領廣州股權投資行業發展、強化廣州區域金融中心的重要任務。

 

此時,廣州國資已擁有越秀金控、廣州金控兩大金控平台,業務主要分布在非基金的金融與類金融業務,廣州基金憑借以“基金為核心”股權投資業務的差異化、專業化的業務定位爭取到發展空間。

 

從早期發展曆程來看,廣州基金通過財政資金撥改投的政策性基金業務,使自身規模快速做大,同時集中政府及社會資本投入戰略性主導產業,放大財政資金引導效應,促進廣州市產業轉型升級,目前已形成城市發展基金、工業基金、國企混改基金、新興產業發展基金、私募股權投資、金融服務六大業務板塊,其中,產業轉型升級、國企混改、基礎設施建設以及金融創新服務是其十三五發展重點。

 

02 產業帶動型

 

此類型金控立足於某一實體產業,往往基於集團曆史沿革及現有資源稟賦,通過整合金融資源、豐富融資手段,提高集團整體投融資能力和抗周期能力,為自身產業發展提供動力,助力產業轉型升級,實現跨越式發展。

 

在發展中或是著眼於產業鏈上下遊的金融需求,如從大型產業集團的產業鏈上下遊往往集聚著數以千計的優質供應商,由供應鏈金融入手,既有利於提升係統性的資金流動和使用效率,也有助於解決合作夥伴特別是廣大中小微企業的融資難題;或是充分利用產業鏈生態圈優勢,深化產業與資本融合,整合產業鏈生態圈的信息流、物流、資金流等資源,共享共贏的多層次供應鏈金融服務平台,提升集團核心競爭力。

 

一方麵聚焦產業實體經濟,一方麵參股或運營融資租賃、保理、供應鏈管理、供應鏈科技、互聯網金融、資產管理、私募基金等作為,構建具有鮮明產業特色並匯聚供應鏈金融、產業基金、普惠金融、投融資等多種業態於一體的閉環金融生態圈,在為集團產業轉型升級打造強勁的金融輔翼同時,為產業鏈上下遊合作夥伴、金融機構以及社會公眾提供安全、高效、卓越的金融服務。

 

典型案例|海爾金控

 

海爾金控定位於產業生態共享金融,依托海爾豐富生態,海爾金控在場景、牌照和大數據三大核心因素的驅動下,從供應鏈金融,發展到產業鏈金融,最終實現生態圈金融。

 

作為“產業裏最懂金融的、金融裏最懂產業的”金融機構,海爾金控一方麵憑借在產業鏈中的核心地位及對上下遊的控製,對合作的“產業鏈成員企業”以及“產業發展情況”充分掌握,及時知曉產業鏈相關企業麵臨的風險,並為其製定相應的金融方案,以此讓金融如同粘合劑一般讓產業生態圈形成越來越緊密的耦合關係,讓利益攸關方共創共贏的海爾生態圈模式得以生根開花。

 

另一方麵,創新“產業投行”模式,“以金融為鏈接,引入新的要素,重構產業生態”,讓生態圈中各攸關方共創價值、共享增值是海爾共創共贏模式的精髓,這種模式不僅適用於家電行業,“海爾沒有生產一枚雞蛋,卻構築起100億枚的雞蛋生態圈。

 

如今在海爾的生態中,已構築蛋雞、肉雞、肉牛、生豬等十類產業金融生態圈。

 

 

 

03 產融結合型

 

此類型金控業務布局往往著眼於為企業提供全生命周期、一站式的服務,包括載體、資金、運營、多元化金融服務等,基於此整合資源,打造載體、金融、客戶的相互促進的運行機製,形成資金鏈、價值鏈、產業鏈相互促進的發展閉環。

 

英國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約翰·希克斯在1999年以一句“工業革命不得不等候金融革命”的名言,詮釋了產融結合是西方大國崛起不可或缺的因素。經濟學家皮特·羅素則將此現象定義為“金融引導”,他將經濟加速成長的原因歸於金融體係的大躍進。

 

數據顯示,世界500強目前80%都是產融結合型企業,中國近百家央企中也有約80家實施了不同程度的產融結合。十九大中對金融行業的要求是,深化金融改革,服務實體經濟。而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是解決我國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關鍵因素。

 

可見,這與產業結合型金控的發展思路可謂不謀而合。我國正處在製造業向服務業轉變的後工業時代,金融是促進其轉變的載體。而新金融、新業態與傳統模式之間並非此消彼長的替代關係,多數時候,是一種疊加賦能關係。

 

典型案例|深投控

 

深投控於2004年經深圳國資委批準,將原國有獨資企業——深圳市投資管理公司、深圳市商貿投資控股公司及深圳市建設投資控股公司合並設立的國有獨資有限責任公司,聚焦構建投資融資、產業培育、資本運營三大核心功能,擔當政府與市場之間的橋梁,成為創新要素資源整合的平台。

 

經過多年發展,形成了金融服務、科技園區和高新技術產業、新興產業與高端服務三大產業集群。

 

以科技創新為核心,以資源優勢為基礎,構建“高端科技資源導入+科技園區+金融服務+上市平台+產業集群”五位一體的商業模式。其中,科技園區為“土壤”,金融服務為“陽光雨露”,新興產業和高端服務業為“種子、幼苗和樹木”,通過上市平台提高資產流動性,實現資本證券化,推動三大產業集群的協同發展和深度融合。

 

具體來看,通過發展金融服務產業集群掌控資金籌措端口,為科技園區、新興產業提供資金支持,同時分享行業發展紅利;通過發展科技園區產業集群,輸出推廣“深圳灣”品牌,搭建產業發展的廣闊平台,為金融服務、新興產業提供集聚空間;通過發展新興產業與高端服務業產業集群,為金融服務、科技園區提供資產內容,儲備長遠發展後勁。

 

04 生態集聚型

 

此類型金控主要布局業態以金融為主,立足區域戰略,一方麵通過基於產業鏈打造的資源整合以及基於國資整體布局的資源重組,實現國資區域布局;另一方麵,通過金融創新盤活存量資產,通過資本運作融通增量資源,提高資產的流動性。

 

隨著國企改革的浪潮推進,國有資產兼並收購和資產證券化的需求加大,金融作為目前地方政府手中高收益高杠杆性的核心資產,又可反哺實體經濟支持傳統行業轉型,在國企改革春風中最受關注。

 

此類金控的發展邏輯是對此輪國資國企改革中國有資本運營平台功能定位的最佳詮釋,往往是站在區域國資布局的層麵,基於整個國資的資產盤活、運營、管理以及產業布局的優化,是承接區域政策輸出的“軟載體”和支撐區域產業發展的“硬載體”。

 

典型案例|成都金控

 

2016年,成都金控被定位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企業,也將成為成都國企改革、“放大”和“盤活”國有資產、實現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的核心載體,力爭成為推動成都市金融產業集聚和轉型升級的主力軍,為成都西部金融中心建設提供金融支撐。

 

在政策輸出方麵,成都金控著手打造金融“政策輸出平台”,成為區域金融政策的輸出載體,同時建立金融“創新發展中心”,成為金融創新的引導平台;在資本升級方麵,打通“融、投、管、退”的資本價值鏈,以“管資本”為紐帶,提高國有資本流動性和回報率,優化集團自身的產業布局,同時推動成都市國有經濟的轉型升級。

 

在生態建設方麵,從傳統金融、小微金融、產業基金、金融服務、要素市場、金融地產、資產管理全方位發力“金融生態”的打造。站在區域國有資本運營的高度,整合區域金融資源,打造全國領先金融品牌,為地方經濟發展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務支持。

 

在業務協同方麵,集團在堅持市場化原則和控製好金融風險的交叉和傳遞的前提下,建立互動交流的長效機製,逐步深耕金融產業鏈合作機會,加大金融對區域實體產業的支撐作用,形成內外部協同效應。

 

 

 

展望

 

01 金融混業引發的監管難題

 

金控平台遍地開花形成的產業資本和金融資產共生共融欣欣向榮的態勢,也對金融監管提出了挑戰,在分業監管的背景下,針對金控主體的監管處於缺位狀態,這也導致金控集團內部普遍存在逃避監管和監管套利的行為。

 

2017年第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將加快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規則,確立市場準入、資金來源、公司治理、資本充足、關聯交易等監管要求,嚴格限製和規範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從製度上隔離實業板塊和金融板塊,彌補監管製度短板。

 

2017年10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華盛頓出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年會期間,特意提到了下個階段中國金融整頓的四個方向:影子銀行、資產管理行業、互金和金融控股公司。

 

周小川表示,“我們觀察到,一些大型私人企業通過並購獲得各種金融服務牌照,但並非真正意義上的金融控股公司,其間可能存在關聯交易等違法行為,而我們對這些跨部門交易尚沒有相應的監管政策。”

 

2018年1月17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已經成為深化金融改革和維護銀行體係安全的嚴重障礙,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下一步,應在金融機構綜合化經營加快推進的趨勢下,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牽頭,深化金融監管體製的改革創新,加強金融監管的統籌協調,強化綜合監管,突出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規範金融綜合化經營,讓綜合化經營更好地回歸本源,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

 

02 多元化業態引發的管控難題

 

金控平台內部業態和產業多元化、下屬公司產權結構和管理成熟度多樣化,由此帶來的管理難度相比單一業務呈現幾何倍數遞增。傳統的一刀切的管控方式難以為繼,需要根據各類業務的特點采取不同的管控模式,根據下屬企業的管理成熟度和不同業態所處行業的可預見性,劃分不同類型,從戰略規劃、投資計劃、財務預算計劃、人力資源管理各個維度分別製定管控重點,形成權責明晰的差異化管控體係。

 

03 金融交叉引發的風控難題

 

金融本身是經營風險的機構,而金控平台不僅麵臨一般金融企業所共有的經營風險,還麵臨由複雜股權關係及內部關聯交易引起的一係列特定風險。

 

一方麵,集團內某一個企業出現風險,這種危機會迅速在集團內傳遞擴散,產生交叉傳染;另一方麵,在市場狀況惡化甚至發生極端情況時,集團內部企業之間的風險相關性迅速上升,風險疊加效應明顯增加,這兩方麵效應對金控平台的風險管理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金控平台應加強對旗下子公司風控管理,針對旗下各板塊業務特點,製定下發各自業務領域的業務操作指引、營銷指引、項目審批規定、風險管控辦法等規章製度,同時結合業務情況和市場變化持續更新業務指引和風險提示。

 

來源:中大谘詢王迪